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

——中國科學院辦院方針

首頁 > 學者風采

包云崗:三條“公理” 四十不惑

2021-06-25 中國科學報 趙廣立
【字體:

語音播報

包云崗 中科院計算所供圖

  “中科院計算所有哪些優秀的導師?”

  對知乎上的這個問題,黃博文給出了自己的答案:“把一個清北頂尖的學生培養去頂級名企/名校,某種程度上來說其實意義有限;但是愿意付出多年心血,把一個三本渣、剛來所里時連Makefile(注:Linux系統中的腳本文件)都寫不好的人,在幾年時間里培養到頂級名校博士,是真名師風范?!?/p>

  黃博文的答案源于自己逆襲的經歷。十年前還是國內“三本學渣”的他,如今已是美國耶魯大學的全獎博士生,和來自普林斯頓大學、麻省理工學院等名校的頂尖學者一同推進下一代腦機接口研究計劃。

  而黃博文口中的“真名師風范”,贊的是中科院計算技術研究所(以下簡稱計算所)研究員、中國科學院大學(以下簡稱國科大)特聘教授包云崗。

  “我包” 

  包云崗與黃博文的“邂逅”多少有一些偶然。2012年,包云崗正在美國普林斯頓大學計算機系師從美國工程院院士李凱做博士后;黃博文還在浙大城市學院讀大三,日常煩悶于無人與他交流他那些“脫離主流教學軌道”的學習成果和問題。

  二人的交集源于黃博文在微博上發表的關于計算機體系結構的評論,包云崗看到后便與他聊了起來。談論中,包云崗“很難想象這些評論是出自一個三本學校的大三學生”,就主動聯系邀請黃博文來計算所參觀、實習,并提出可以指導他做畢業設計。

  大三一結束,黃博文馬上赴京。

  從初到計算所感受到全方位“被碾壓”到在國際頂級學術會議以第一作者身份發論文,從幾乎所有人都不看好他出國深造到申請耶魯大學時手握多份“大?!蓖扑]信,在包云崗課題組的6年,黃博文進步神速。

  包云崗也沒有給黃博文多么特殊的照顧。他所做的,就是像對待所有學生一樣,真心以待。

  他課題組的學生們私底下稱呼包云崗“我包”。在《和我包在一起的日子》一文中他們寫道:“與很多導師偏向于‘Push’學生的風格不同,包老師一直堅持鼓勵我們漸進式地成長,時常強調‘不要追求一次完美,完美是一次一次迭代出來的’‘要做有影響力的工作’‘憋大招’等理念?!?/p>

  學生們還特別喜歡跟“我包”一起出差。每次出差開完會之后,“我包”都會去找一個茶館,開“懇談會”,聽大家最近的想法、遇到的問題,以及“吐槽”。

  有一次,他們在重慶聊到凌晨兩點多?!澳谴未蠹矣X得還不盡興,有同學提議步行從茶館回酒店,邊走邊接著聊?!?/p>

  包云崗覺得跟學生這種自然的相處很自在:“大家心里有什么都會拿出來講?!?/p>

  嚴格來說,在組里他更像個“大博士”,跟學生一起玩“殺人游戲”,當“殺手”的他能騙過所有對手。

  包云崗的課題組非常民主。收到不同的意見和觀點,他會反思、會感激,還會直截了當地回復“你的很多地方很值得我學習”。他與學生之間的文字交流,動輒都是“千字長文”,字里行間都是真誠。

  “一生一芯” 

  包云崗被更多人熟知,是在2019年。

  2019年5月,華為被美國商務部列入“實體名單”,全民關“芯”。這一年,包云崗正立足開源芯片,倡導“像開發APP一樣開發芯片”,并試著從學生開始做起。2019年8月,國科大“一生一芯”計劃出爐。

  “讓學生先試,是因為他們的‘容忍度’很強——設計開發的芯片不一定要變成產品——如果讓企業來做,風險和成本都可能讓它們退卻。而且,培養學生用開源方式做一個芯片,還可以在過程中對開源工具鏈和IP不斷迭代優化?!卑茘徑忉屨f。

  4個月的高強度開發和隨后頂著疫情壓力做測試驗證,5位“敢第一個吃螃蟹”的本科生,最終實現了帶著自己設計的處理器芯片畢業的目標。

  包云崗透露,如今該計劃已經進行到第三期,“將有上百名同學參與”;此外,陸續有一些高校也希望開啟類似的計劃。

  “一生一芯”計劃成了,也讓包云崗聲名鵲起。盡管包云崗將此總結為“一不小心站在了風口上”,但他的“一不小心”,源于此前的步步認真。

  2015年,包云崗將一篇闡述“可編程架構”理念的論文發表在頂會ASPLOS上,產生了想“再往前一步”將理念“流片”的想法。

  遍尋解決方案,他找到了RISC-V。

  RISC-V是2011年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發布的一種開放指令集,并很快藉此建立起一個開源的軟硬件生態系統。相比其他已有指令集,RISC-V的特點鮮明:志在做一款不隸屬于任何公司的指令集,開源開放,全球開發者可以共享共治。

  起初,RISC-V并不被人理解和接受,甚至創始人團隊被認為是“不務正業”;在中國,RISC-V也只有個別團隊關注。

  直到2017年,包云崗發覺,RISC-V并不簡單。

  2017年,一次RISC-V國際研討會在中國舉辦,包云崗獲邀成為大會程序委員會的成員,主要負責對來會的投稿進行審稿。大會共征集到88個報告(投稿),包云崗把88篇論文悉數認真審了一遍。這一看了不得:RISC-V在技術上,已經形成了覆蓋面非常廣、從軟件到硬件分布不同領域的技術鏈;在應用上,從航空航天到小的控制系統,RISC-V都有涉獵。

  “國內要重視起來!”包云崗開動心思,2017年11月底,他綜合國內外的情況構思了一篇文章,題為“關于RISC-V成為印度國家指令集的一些看法”,發在了《中國計算機學會通訊》。

  這篇文章很快引起了廣泛關注。2018年在烏鎮舉行的世界互聯網大會上,中國開放指令生態聯盟成立,包云崗任秘書長。

  也是2018年,計算所召開計算機體系結構國家重點實驗室會議,包云崗作了關于RISC-V的報告,引起重視。國家重點實驗室于是設立了一個主任基金項目,將RISC-V項目做起來。

  這便是“一生一芯”計劃的最初萌芽。

  包云崗說,某種程度上,“一生一芯”計劃的意義在于捅破了一層窗戶紙——本科生也能做復雜的CPU芯片?!安⒉皇俏覀儽旧碛卸鄰?,更多還是得益于開源芯片、敏捷設計這個技術發展大趨勢?!?/p>

  不惑 

  在魔幻的2020年,包云崗步入不惑之年。他自己總結說:“雖然疫情給工作生活帶來很大沖擊,但忽然覺得一下子少了許多困惑——人生的困惑,或者說更清楚自己想做什么事了?!?/p>

  他的想法是:“如果能用一輩子建成一個類似開源軟件生態的開源芯片生態,自己覺得,值了?!?/p>

  中國工程院院士、計算所學術所長孫凝暉曾專門撰文《論開源精神》,指出開源精神同時是一種“鼓勵奉獻的精神”:“如果說‘兩彈一星’精神是科研人員對國家的奉獻精神,那么開源精神則是科研人員對產業的奉獻精神?!?/p>

  包云崗將RISC-V與自己的未來綁定,就注定未來的關鍵詞是“奉獻”。

  “這或許意味著你可能好多年沒有‘硬核成果’去博取各種‘帽子’?!庇浾吒茘徴f。

  “沒有‘帽子’也能做事,那說明‘帽子’不是必需的?!卑茘徴J真地回答道。

  他還與記者分享了自己總結的三條待人處事的“人生公理”:對人,簡單真心就行,因為感受是相互的;對事,認真踏實就行,因為付出終有回報;對物,做好事情就行,因為資源會向事聚集。

  包云崗正是用這三條“公理”,讓自己在“復雜而深邃的社會中坦蕩自如地生存”?!白钪匾氖沁@三條‘公理’把時間變成了自己的朋友和戰友,于是糾結、焦慮甚至紛爭少了,精神動力和志同道合者多了?!彼f。

  憑借15年來在處理器體系結構方面的前沿研究,包云崗收獲了種種認可。6月18日,包云崗成為2021年北京“最美科技工作者”,同時成為2021年全國“最美科技工作者”候選人。

  每周六早上,包云崗都會早早起床,驅車送夫人和女兒到北京南站,母女二人坐高鐵去天津茱莉亞學院上小提琴課。晚上包云崗會準時出現在南站接母女倆回家,風雨無阻。

  他沒有選擇時間成本更優的軟件叫車,而是自當車夫?!白雒考虑槎加袃r值,家人會感受得到?!?/p>

(原載于《中國科學報》 2021-06-25 第4版 綜合)
打印 責任編輯:閻芳
  • 一位埃及科學家的“疆漂”情緣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1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網站標識碼bm48000002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號 郵編:100864

電話: 86 10 68597114(總機) 86 10 68597289(值班室)

編輯部郵箱:casweb@cashq.ac.cn

  •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1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網站標識碼bm48000002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號 郵編:100864

    電話: 86 10 68597114(總機) 86 10 68597289(值班室)

    編輯部郵箱:casweb@cashq.ac.cn

  •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1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網站標識碼bm48000002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號 郵編:100864
    電話:86 10 68597114(總機)
       86 10 68597289(值班室)
    編輯部郵箱:casweb@cashq.ac.cn

  • 学生精品国内在视频线2020